此时的关有寿笑得越发温和,语气里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的小心翼翼,“没事儿,你跟爹说实话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瞒爹爹。”

    听孩子这么一说,关有寿倒是略略放松了些。“那是,咱们爷俩可亲了,跟普通父女能一样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他们欺负你了?告诉爹,爹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关平安小嘴儿一嘟,“我跟他们交易前不是说好了价钱?结果你猜怎么着?一称完,他居然忽悠我钱不够。”

    然后呢?一言不合干上了?明知闺女已经在身边就代表平安无事,但又让关有寿如何不再提着心。

    这个纠结的,论武力值,谁会先防不胜防可想可知。但他闺女才多大,万一呢,谁敢担当得起!

    黑市果然不打击不行!

    别瞅着看似能为一部分人解决难题,但私底下那些组织的头目可全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“钱不够没啥,有多少现金就给我现金呗,再不够不是还有票,实在不行,给我金子我也不挑的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不动声色地问道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火了呗,一脚蹬了他们的墙。嘿嘿,爹爹你放心好了,我故意找里里屋的隔断墙踢的。”

    聪明!

    不对,差点被闺女给带进沟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怕他们瞅我小嘛,我还拿着咱们那把小手木仓对着他们老大脑壳儿。到底给不给?倒是给姑奶奶来句实话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关有寿都替对方感到不幸,难怪都说夜路走多了会遇上……呸!教训得对,就该如此!

    真当他关有寿的闺女好欺负!

    “他们还真以为姑奶奶傻啊,我早就防着他们了。要不是讲江湖道义,姑奶奶我都不用这么麻烦,直接甩一把一步倒,连窝都给你端了。”

    都是他老丈人的错!

    你说你干啥跟孩子讲啥江湖道义?

    瞅瞅把他闺女给教的,她又不姓叶好不。

    关有寿眯了眯眼睛,“然后他们那些人拿出了家伙,你一招把那些坏蛋给打服了,他们提出跟你结拜?”

    闻言关平安乐得不可开支,“爹爹呀,这又不是话本。没呢,我一拿出小手木仓,那些人都吓懵了呢。”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是你踹了墙,又一脚踢飞了两个彪汉子,所有人都老实了。当然,这一点肯定是不能再告诉她爹的。

    比如她一警告他们敢动一动,吓着她了,她手上的还有把刀子可不长眼,一不小心乱飞了可怪不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很讲义气的,最后没要他们现金。就是要了些票子,还有他们手上的金子和古玩啥的。”

    信你个鞋了!

    赶明儿他一定要去叶家堡好好问一问老丈人,你说你到底都跟你家的小姑奶奶讲了些啥故事?

    “走,先带爹去瞅一眼都有啥东西。”关有寿立马双手捞起闺女就往外走去,“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绕路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,就是绕路绕啊绕的,回来晚了被我娘给盯住了呢。”想想,关平安觉得很有必要先安慰几句。

    “爹爹,我是真没闹出啥岔子。我回来那些人还跟我说以后有货只管去就行,下回他们绝对不会没备好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搞得怪客气的,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。当然啦,我也不会全信了。还没过去之前,我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跟他们说话都是一口京片子,我能不提防着点啊。反正这次走了趟,我也学你三五年不上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你老子我教你是这样用的?关有寿没好气地拍了下闺女,“你信不信整个黑市如今一定在悬赏逮你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!我后来有掉头回去打探的。我可是实实在在地给了他们货。真要说起来他们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不吃亏?

    关有寿自认他再没眼力劲儿,也瞧得出地下室原先放水果的区域,如今堆满的都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很是怀疑他闺女压根就是自己清空了多少水果,她就要对方给多少东西又给填满了才罢休。

    水果……瓷器……水果……文房四宝……水果……字画首饰……水果……还有一箱子五十个大黄鱼……

    吁出一口气,关有寿已经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这小黑手下的~

    “爹爹,你可别瞅着东西有点多,你要知道我给出去的果子可是出自咱们葫芦仙居的稀罕物。”

    你好有道理的~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些破罐破盘子,我还不想换呢,还是人家求我的呢;还有这些字画,不是你闺女吹的。

    过两年你要多少,你闺女就能给你画多少;真要说起来这笔买卖,我还亏了呢,你瞅瞅大街上谁敢要这些破玩意儿?”

    你倒越说越有道理。

    你老子我居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就是吧,就这一盒子金子值那么两个钱。对了,爹爹,我忘了西屋还有点东西,那些还马虎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差点一个踉跄甩出怀里的闺女,“你跟爹说实话,是不是除了人家手上的现金,你都要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啊,我咋能这么不要脸。”关平安转了转眼珠子,“我就瞅一瞅,那老大就说了要送我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爹的闺女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爹爹~不怕哈,你闺女我老厉害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,我有做好事的。我这不是绕呀绕的,绕到那些福利院,我有专门给他们送地瓜送大白菜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地瓜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笨呢。我给的都是地瓜干还有白菜干。原本还想给分两缸酸菜的,可惜没东西盛。”

    给缸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缸比金子还稀罕!

    “我还往那些小孩子的屋里塞了棉花和野味儿。他们实在太可怜了,本来我还想多给些。可一寻思不对,闹大了没得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听出闺女语气里的闷闷不乐,安慰地拍了拍她,“做得很好。不过黑市,你是真不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关平安连连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寻思的。最多就是去逛逛废品站,吃的喝的啥都有了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还想找有意思的?

    你要体谅体谅你老子我的心脏好不?

    关有寿抽了抽嘴角,“废品站也要等等,你姨爷爷都说如今废品站也管理的很严,毕竟懂行的人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小葫芦呀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咬牙切齿道,“再说一遍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