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二十九日早朝,官员禀报,昨晚都亭西驿走水的事情。

    圣上听到结果后,大怒。

    南希国的公主,居然因为走水客死他乡。虽然都亭西驿不过就是烧没了一栋房子,两个丫鬟,但这事发生在皇城根下,这不是给皇上上眼药吗?

    圣上觉得江轻尘失职,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不来禀报。

    宣江轻尘觐见,结果太监回话说,经过查找,江轻尘凌晨就离开了九门提督府,一直没有回去过,全京城都已经找遍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李雁飞亲自出马找人,江轻尘还是没出现。

    第二天,圣上早朝下旨,撤销江轻尘九门提督的职务,由夜海华接替,限夜海华一百天内给南希国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两个选择,要不抓住夜晚纵火都亭西驿的真凶,祭奠南希国公主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要不找到江轻尘,由江轻尘以玩忽职守罪,承担全部的责任。

    皇上这一系列的动作,大臣们还没多想,结果民间确实谣言四起。

    第一种,有点想法,又信命理的人觉得。

    这人能承受多大的福分真的是有数的,你看昌平候府就是风头太大,先是世子被赐婚娶到公主,接着老岳父被封了次一品的少师。圣上重用。

    几天前昌平候府的二公子,又被封了少保,说是要娶南希国的公主,你说这要多大福分的侯府,能娶两个公主级别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看吧,这就是压不住了,少保封了还没满几天,府里就出事了。儿媳烧死,世子消失。

    即使江轻尘以后回来了,出过这么大的事情,这世子的位置也不会是他的了。不过估计这次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种,对江轻尘有英雄情怀的市井民众。

    说是当时江轻尘接到属下报告,马上就到了都亭西驿,结果当场查出,纵火者就是都亭西驿的内部人员。

    纵火者当场逃脱,江轻尘艺高人胆大,跟着追了出去。两人连夜轻功翻城墙出的京城,现在不知道追的怎么样了,但大家不用担心,过几天江提督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第三种,自我感觉对政治有深刻认知的市井民众。

    说是江轻尘昨天就单枪匹马正面杠上了纵火犯,结果寡不敌众,现在是身负重伤,武功这么厉害的人都能受重伤,对方得多厉害。

    圣上怕百姓知道,京城出现了武功高强的黑势力,会产生恐慌,所以不会对外公布消息,全当是找不到江轻尘,等到江轻尘的伤养好了,自然就会对大家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第四种,知道点皇室宗亲关系的市井民众。

    说是当朝皇后可是江轻尘的亲姨母,暴徒烧死了南希公主,那可是大事,皇后可不舍得拿自己的外甥定罪,于是求皇上,就当找不到江轻尘。

    皇上也很难办,可总要给南希国一个交代,于是就把夜海华抬了出来,模糊大家的视线,等到一百天的破案期限到了,再给大家个合理的交代。

    第五种,朱紫国的奸细在坊间刻意传播的流言。

    说当晚江轻尘在万客楼和一帮属下为自己庆祝生辰,喝的烂醉,禁军来报,都叫不醒他们,错过了抓纵火犯的最佳时间。

    早上酒醒,才知道犯下了大错,没有办法,只能逃走,否则就是死路一条。总之,江轻尘就是一个胆小怕事,又玩忽职守的罪人。

    第六种,勾栏瓦肆间的长舌妇人。

    其实京城中很多普通百姓,是见过南希国公主昭昭的,因为昭昭曾经做过云家衣坊的模特,很多人都知道昭昭是个很漂亮的公主,但见过云想容的百姓基本没有。

    她们说,江轻尘和昭昭一见钟情,但江轻尘已经被圣上赐婚容公主,如果悔婚,就是死罪,自己的弟弟江希安又喜欢昭昭,于是江轻尘就想出一个计策,让昭昭假死,两人实际已经私奔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夸张的说道,自己前几天在京郊看到貌似江轻尘和一女子很亲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,江轻尘每天都混在坊间,易容后的江轻尘和普通百姓没有差别,早餐也就是在地摊上解决,他已经习惯每天用自己的八卦拌饭。

    但当江轻尘听到自己和南希国公主那个版本的时候,一口豆浆喷了出来,真的,说的再难听的话,江轻尘都能接受,公众人物是要有娱乐百姓的义务,但这个真的不能忍。

    江轻尘好怕云想容知道这个版本,虽然他和南希国公主的关系,干净到比纯净水还纯净,云想容也不会猜忌自己。但想到云想容拿此事取笑自己,浑身就发麻。

    南希国的太子温浚瑜,也是个人精,最初接到都亭西驿来报,说是着火了,公主生死未明,他就有很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第一,其实温浚瑜早就知道昭昭和江希安两情相悦的事情,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,也知道有几日很晚的时候,江希安偷偷来找过昭昭,两人貌似还一起出去玩过。甚至有一次昭昭一晚都没回都亭西驿。

    昭昭有两个功夫很好的丫鬟是江希安给配的,甚至后来江边茶馆出事了,江希安又给昭昭配了两名影卫,基本上昭昭出门影卫护着,在都亭西驿就是丫鬟护着。

    可那天走水后,江希安配的护卫是一个没看到,自己查过了,出事的那两个丫鬟,是都亭西驿的粗使丫鬟,都不是昭昭的贴身丫鬟,昭昭的贴身丫鬟尸首都没看到,也是莫名失踪。

    四个高手护着公主,怎么可能会出事?让想害昭昭之人,误以为昭昭已经出事,放心大胆的开展下一步的计划?

    第二,难道是江轻尘想借题发挥,就当昭昭不在了,等自己走了再给她一个新身份,都省着江希安去南希提亲了。

    自己很肯定,昌平侯府想娶的昭昭这个人,不是她公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第三,那天晚上,火还没灭,江轻尘和李雁飞就已经出现了,到处查看,询问,查过后,一副了然的神情,貌似已经知道谁是纵火犯。

    按说自己也是刚刚失去皇妹的人,为何二人都不安慰自己一下呢?

    以他对江轻尘的了解,根本就不是怕事之人,而且也不可能用逃避来解决问题,所以说,这肯定是个计谋,温浚瑜太子当久了,就喜欢看这种有计谋的戏码。

    第四,那天晚上,江希安都没出现过,这个太诡异了,自己喜欢的姑娘出了事情,难道都不想过来看看?怎么想都不对。

    第二天江希安倒是来了,可怎么感觉是为了来安慰自己的,让自己想开点,说实话自己没什么想不开的,自己和昭昭的情感,还真的没有江希安和昭昭的感情深。

    后来温浚瑜刻意去万客楼吃饭,顺便故意聊到江轻尘,他能感觉到江希安的情绪不是伤心,而是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他知道江轻尘和江希安兄弟间的感情很好,哥哥的前程都没了,弟弟不应该伤心难过吗?

    第五,圣上刻意召见自己,诚恳的和自己说,不用急,一定会找到纵火犯,为昭昭报仇雪恨,最后不管怎样,都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就很奇怪,怎么知道自己肯定能满意呢?万一自己是狮子大开口呢?所以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昭昭根本就没事。

    温浚瑜觉得西凉国上上下下都是演员出身,虽然还没看出谁有资格拿影帝,但自己还挺想参与进来的,新奇有趣。

    所以当被问起,何时回南希的事情,温浚瑜坚定的说,等蕊公主的事情有个准确的论断,自己再回去,这样回去和父皇也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温浚瑜是想的很明白之人,他知道自己在西凉国是安全的,西凉和朱紫国的人都不会动自己,因为自己要是没了,南希国的家族势力平衡的姿态就被打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南希会乱,现在的朱紫和西凉不想发生战事,但又要防着对方,南希乱起来,西凉和朱紫都要扶植在南希国中支持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虽然两国都不大想,这是耗时耗力,但短期内看不出效果的事情,但你也必须去做,因为你无法确认对方是否做了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国家做了,你没做,你就失去了先机,真有那天,两国兵刃相见,南希国明确的站队,没被站队的国家,赢面就变小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温浚瑜在西凉待了这么久,朱紫国奸细都没冲他下过手的原因,但一个南希国的公主,就没这种震慑力,反而对鱼两国矛盾,可以添砖加瓦,出上一份力。

    其实温浚瑜真正想看到的是西凉对幽云十六州发展实际行动,因为少师的计划书他看过了,非常实用,就不知道西凉国的执行力怎么样,这才是他决定不走的主因。

    夜海华被提了九门提督,虽然是计划之中的事情,但内心还是很紧张的,知道这事要是办好了,即使三个月后自己不是九门提督,那也不会被打回原处,肯定会升职。

    已经升品阶的官员,没犯错误,就没有被降品阶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要是能升职,自己和喜宝的婚事,就可以定下来,

    可这件事情牵扯的层面太多了,虽然自己特别想做好,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