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哥!”甄语很大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干啥老妹儿?”甄彦特积极地蹿到妹妹身边。

    甄语瞄他一眼,“多说话,少唱歌!”

    甄彦知道自己五音不全,可他就爱哼个歌儿,此刻弱弱地道:“……我就想唱~”

    “站这儿别动!等我们走远你再唱!”

    “扑哧~”韩骄阳指着甄语笑,“你们听听!她让甄彦自己站这儿唱!这也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甄彦也黑了脸,不想听也不用把他一个人扔在道边儿上吧!这妹妹是亲的吗?捡来的吧?

    “小语~”韩明月看出甄彦脸色不好,给甄语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甄语看了看哥哥,勉为其难的改了口,淡淡地道:“逗你也信!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甄彦愣了一下,随后扑过去抱着妹妹前后左右的使劲儿摇晃。

    边晃边说:“你这个小坏蛋!一天不气我心难受是不是?”

    甄语忍受着眩晕感,重重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甄彦手一顿,突然改摇晃为咯吱。

    “呀呵呵……”甄语惊笑一声,飞快的挣开跑走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看着妹妹在前面不远处停下的背影,甄彦笑着又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带走一盏渔火,让它温暖我的双眼;留下一段真情,让它停泊在枫桥边;无助的我~~~~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的破音像狼嚎一般,成功让傅宇爆发了,“甄彦~我求求你别唱了!我也受不了啦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噪音狂魔!”韩骄阳边笑边给甄彦起外号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臭小子!你给我站住……”甄彦边喊边向他扑去,韩骄阳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傅宇也扑了上去,几人打打闹闹,将韩明月与白雪扔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“那个,韩,韩明月!”白雪腼腆又磕巴地喊他名字。

    韩明月目光注视着前方甄语的背影,淡淡地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白雪低着头,捏着衣角搓了搓,声音更低了,“暑假,暑假作业,能~借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韩明月轻呼口气,思考两秒,终是点头道:“下午你来甄语家拿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白雪一直屏着呼吸,听到他同意乐得抬头大叫。

    倒把个韩明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白雪没管他,哈哈笑着,撒腿就去追甄语了。

    韩明月颇无奈地放松下来,一个人慢慢地走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二女四男在客厅里或坐或站,清点着各自的收获。

    韩明月受到白雪提示,对弟弟表达了一下关爱,“骄阳你暑假作业写完了吗?”

    韩骄阳心虚地眼风乱扫,装没听到。

    韩明月重重拍了他一巴掌,“后天就开学了!你想让老师请家长吗?”

    韩骄阳瘪着嘴道:“下午就写!”

    说完突然扫到甄语,硬生生将傅宇挤开后凑到她身边,小小声地道:“暑假作业给我抄抄呗~”

    甄语正在听白雪显摆她购的物,闻言头也不抬地大声说道:“作业不给抄。”

    “!”韩骄阳猛地转头看向哥哥,哥哥果然正盯着自己,他心虚地转回头,在心里画圈圈咒甄语。

    甄语这个臭丫头!死丫头片子!不给就不给呗!还暴露他!

    甄彦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妹妹!幸好他没有!女生就爱打小报告!都不是好东西!

    哼!以后不跟她玩了!

    傅宇听闻‘作业’二字,整个人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,一把将韩骄阳扯到身后,再次站回甄语身旁。

    颐指气使地道:“甄语!作业给我抄一下!我写不完了!”

    甄语没什么反应,白雪捅咕她一下,小声道:“借我表弟抄这一回吧!我听他说一个字儿没写呢~”

    “不借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傅宇气息一窒,“甄语!我再也不跟你好了!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傅宇气的扭头就走,不过没出客厅,只是气鼓鼓地坐到角落里,离她远远的。

    甄彦忙上前安慰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白雪凑到甄语耳边低声问她:“你真不借呀?他要是被找家长,一准得挨我老舅打!”

    “打打更健康。”

    白雪眨了眨眼睛,这话听着挺顺溜儿,不过话里的意思咋这么离谱儿?打打还能健康?康个鬼哟~

    她也没再多劝,反正她的暑假作业有着落了,表弟在这里借不到可以找别的同学借嘛!

    回头她就劝傅宇上别人那借去,又不是只有甄语写完了,表弟就是傻!

    大家聊了一上午闲嗑儿,中午便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将众人送到门口时,甄语开口了,“下午都把暑假作业带来吧,咱们一起学习。”

    小伙伴儿们的表情一言难尽,最终还是都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甄语家的大圆餐桌能够围坐八人。

    午饭后,甄语没让哥哥将其收拢侧立,而是擦拭干净后依旧撑在大炕沿边上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定了个半小时的闹钟,二人午睡起来时,一个人都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人到齐后甄语才发现,六个人,两个写完了的;两个自己写的;两个坐那狂抄的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学霸-学生-学渣的大集合。

    白雪从傅明月手中接过暑假作业的时候,甄语终于翻出了重生以来的第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阻止,白雪是学渣到稀碎的那种,捡都捡不起来。

    傅宇来得最晚,不知道从哪位高人处借到了暑假作业,来了二话不说就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韩骄阳的作业剩的既没有甄彦那样少,也不像傅宇那么多,他在哥哥的盯视下只能自己慢慢写。

    甄语环视一圈儿,见韩明月依旧在看《作文36计》,便抱着膀儿回了小卧室,看她的作文选去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开学前最后一天上午,十点多的时候,当傅宇大吼一声“抄完啦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脱离了苦海。

    甄语发话,中午给他们做好吃的庆贺一下,下午随便玩儿!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这些人就被甄语管束了三天,此时仿佛也习惯了她的发号施令一般。

    可能是明天就要开学了,午饭过后,大家都不太想出门。

    于是甄语让哥哥将凉席拖到树下,又扔了七八个甜瓜到屋门口的水缸里泡着,招呼大家坐在院里的沙果树下打扑克。

    她只在边儿上看了一会儿,就转身回屋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韩明月也走进来坐在另一张书桌前,小屋里书香满室,窗外的欢声笑语不时传来。

    岁月静好,安然若素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