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超品农民 > 第1568章 鎏金令牌
    收了。”

    王伦将鬼冢杖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然后,王伦从邋遢道人的储物戒中,又取出了一块残破的黑色铁片。

    这残缺的铁片,并非是某件法宝的一部分,它的上面有地图,当然,地图十分模糊,而且残缺了。

    这件东西,正是来自于东冥魔候的洞府中。

    当时,宝物架一共三排,这件东西在最下面那一排,和其一同摆放在一起的物品,还有之前的鬼冢杖,自己已经拿到手的一副山水图等等。

    黑色铁片到底是什么东西,自己并不清楚,但记得当时他和邋遢道人以及蓝胖子选择,那两人都放弃了山水图,而选择了这残破的黑色铁片。

    能被东冥魔候放在宝物架上的东西,定然有着特殊的来历,王伦自然不会轻视,将其也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用神识进行内视,王伦又发现了邋遢道人的储物戒中还有一件古怪的东西,内视看不清楚,王伦直接将其取出,看过后,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鎏金的令牌,背面光华,而正面则雕刻有一座空中城池,这城池不是八州的任何一座,而是……时空城!

    王伦自己远远地看到过时空城,时空城像一座堡垒,底部和顶部布置有法阵,四周有可供开启的窗户,但平常时候都是封闭的,时空城是巨大的圆柱体形状,悬浮在了空中,将时空通道包括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这令牌正面的城池,正是时空城,王伦想着,靠这块令牌,是否能够直接进入时空城?

    因为根据他打探到的确切信息,时空城是关闭的,除非是接到了里面的人的邀请或者允许,否则外人无法从正常途径进去,而要选择暗中进入或者强闯,只会是找死,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听说过能凭借令牌就可以进去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没有时空城和鎏金令牌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使用的传闻。

    因此,这鎏金令牌到底能不能拿着后直接走入时空城中,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“等有机会,找人旁敲侧击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令牌应该不会是有人故意制作出来满足什么恶趣味的,否则邋遢道人不会珍藏着。”

    王伦边思考,边尝试认主。

    但认主失败。这令牌的材质是特殊,但并非是法宝。

    反正这令牌在没有弄清楚其用途之前,肯定不能当废品,王伦将其也放进了自己的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邋遢道人还有着其他一些法宝,但都是上品和极品法宝了,对他的作用不大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,在东冥魔候的洞府中,邋遢道人还在第一排架子上选走了两样法宝,一件极品法宝,一件初级圣器法宝,但这件初级圣器法宝不见了,估计有可能是被邋遢道人消耗了。

    既然没找到,王伦也不放在心上。他手头上现在的初级圣器法宝不少,杀人夺宝还有用的话,夺的也得是中级圣器法宝才行。

    因此这些极品和上品法宝,王伦打算在需要灵石或者其他物品的时候,直接使用,比如和奇珍阁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邋遢道人的储物戒中,还有一些灵药以及丹药,这些对他来说,比上品和极品法宝还有用,自然是笑纳了。

    除了灵石,法宝,丹药,黄金,息铁等炼器材料这些东西,邋遢道人的储物戒中,还有着两本秘籍,一本竟然是邋遢道人的吐纳法门,另一本则是一门术法的秘籍,王伦也见识过邋遢道人施展这门术法。

    当初在对付邋遢道人的时候,后者曾经施展过秽土一类的法术,紫禁剑将说这是对方的秽土新生大-法,具体就是像黑泥一样的散发出恶臭气味的东西,从邋遢道人的皮肤表面冒出来,形成一个个的黑色泥丸,然后这些泥丸在脱落之后会迅速聚集到一起,形成一个高两米、没有五官的怪物。

    这种秽土人力大无穷,又是由邋遢道人的法力所化,不斩杀掉邋遢道人或者消耗邋遢道人的法力迫使其放弃的话,秽土人极难被杀死,关键是秽土人冲击起来能给对手造成很大的麻烦,可谓既恶心又难缠。

    不过之前在水沧秘地那儿,邋遢道人被他重伤了后,实力锐减,无力将秽土人的最强威力施展出来,也就没有施展过秽土新生大-法这门术法了。

    王伦根本不想学这种玩意。所以介绍这门术法的秘籍,对他来说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而邋遢道人修炼的吐纳法门,比起万灵真诀来,差了十万八千里,价值也不大。

    因此邋遢道人储物戒中的东西,真正有用的,一是鬼冢杖,二是鎏金令牌,三是丹药灵药,四是残缺的黑色铁片。

    这次的收获中,也许最重要的,还是那块鎏金令牌。

    王伦清点完了东西,分门别类弄好,继续操控飞屋飞行。

    畴州离繁伞州的距离不近,飞屋的速度又不是特别快,路上估计至少要走两天了,而以管家的速度,路上的时间只会更久,王伦相信刘起宗在这几天里,还会联系管家。

    他问过了,刘起宗没让管家借助传送阵回土奎城,那么管家就只能靠乘坐商队的飞行坐骑这种最快的办法回去,时间五六天都正常。

    反正时间有多,王伦呆在飞屋上,服下了疗伤丹药,治疗伤势。

    足足五天后。

    王伦带着刘起宗的管家,早已经暗中进了土奎城,呆在一间不起眼的客栈中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已经两天多了,没有展开任何行动,只等刘起宗那边传讯。

    刘起宗和管家之间用于传讯的玉简,并不是高级货,无法实现跨州通话,刘起宗那边肯定会计算时间,估摸管家的赶路速度,在估摸着管家还没进入畴州之前,不会联系管家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五天以来,刘起宗也确实没有联系过管家,传讯玉简一直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至于上一次,管家在隆青山时接收到了刘起宗的传讯,那是因为当时刘起宗也在繁伞州,传讯可以成功,而刘起宗大概是不想带上管家,以免多出累赘,才独自先行离开,吩咐管家回土奎城。

    这五天下来,王伦算了一下,按照管家的正常赶路速度,差不多是要进入畴州了,因此刘起宗有可能联系管家了。

    这天的晚上。

    王伦终于听到了传讯玉简的振动声,转过身,看到管家正拿着玉简,没有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“回复他,声音断断续续一点,记住,你才刚进入畴州境内。”王伦传音入密给管家,威胁的字一个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不需要威胁管家了,对方想要活命,肯定会配合他,按照他说的做。

    管家点点头,表示明白,然后冲着玉简说道:“门主。”

    玉简中传出了刘起宗的声音,声音听着模糊,断断续续,并不流畅,但这是声音依靠灵气进行远距离传播的通病,会将正常的一句话,用两三倍的时间断断续续的播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到哪儿了?”刘起宗问着。

    管家应对着:“刚刚到了畴州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明天早上我再联系你,你先赶回土奎城。”刘起宗仍然没有告诉管家详细的碰面地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